当前位置-新闻中心- 李克强会见韩国总理李洛渊

返回首页

最后更新时间 - 责任编辑 - 罗晨晰


   90多岁的“莫姑娘”仍然坚持每天工作。

9月9日下午,一场华丽的时装秀在中山希尔顿酒店举行,佳丽身着的倪裳羽衣,都来自于同一间公司——“莫姑娘”。“莫姑娘”既是时装品牌,也是熟悉的人对莫慧珍的昵称,虽然她出生于1926年,已是年逾九旬的老人。20几岁开始在香港学习服装设计,七十年光阴逝去,期间她从未停止过工作。古稀之年莫慧珍落脚中山,90多岁时创立了自己的品牌。时装秀当晚,身着靓丽衣衫的她被众多模特簇拥走上T台时,众人感慨时光之刀在她身上无迹可寻。她说,“世界变化太快,但我对服装的热爱从来没变,服装就是我的全部,我还想做得更好一点。”

困难时期靠手艺养活家人

“莫姑娘”的一天从早上6点半开始,化好妆容,做好发型,8点吃完早餐,司机已经在楼下等待准备送她去沙溪象角的工厂。收拾完毕,挽上手袋,8点半出发。汽车沿着南外环一路行驶,窗外飞驰而过的车辆让“莫姑娘”的回忆飞到了大半个世纪以前:那时日本侵占香港,战争的创伤让她早熟,10多岁便帮着父母一起养家。21岁时她嫁给了自己工作的照相馆老板。“一个很古板传统的家庭,女人不能抛头露面,要在家带孩子、做家务,我在家就学做衣服,小孩子的衣服,公公婆婆的衣服都能做。后来夫家破产,反而是靠着这点手艺养活了家人。”“莫姑娘”说。

窗外风尘扬起,汽车穿越城区,逐渐进入沙溪境内,一栋栋高层住宅楼从莫姑娘的眼前飞驰而过。“也算是运气好,我赶上了香港起飞的年代。”迫不得已要靠自己双手糊口的“莫姑娘”跟母亲借了200元港币,在美丽华酒店楼下开了服装店,从别处贩一些针织服装自己再做些加工,服装店生意好,那时一些游客乘巨轮来香港游览,入住酒店,她的货品一天就全部卖光。“我就把那些羊毛衫拍了照片摆在那里,卖照片里的衣服,就算是订货吧,5美元就可以邮寄,最多一天,我一个人就做了7万美元的生意,一年之后就买房买车了。”

几年后,“莫姑娘”开了服装厂,经常出国买货、买原料,“30多岁时是我最好的时光,在意大利我认识了皮尔卡丹,也跟很多外国客人建立了联系,我跟着他们学习服装设计,了解时尚最前沿的动向。”在“莫姑娘”收藏的老照片中,有与当时好莱坞明星、西班牙王子还有香港名流的合影,年纪轻轻靠着自己的事业登上名利场,“莫姑娘”说最重要的是靠“诚信”二字。“我答应别人三个月交货那就是三个月,十天就是十天。”虽然没有学过专业的设计,但因为工作来往,她和许多德国、美国、英国顶尖的设计师有过长期的交流,不知不觉间她就变成了设计顾问。“如果说设计师是个大厨,或许我就是美食家,我品尝过后,会给他们一些建议,他们也很欣赏我。”

20多年前与中山结缘

顺着正在施工的村道,汽车拐进了工厂,“莫姑娘”步伐稳健地走进一楼的工作间,和每个员工打完招呼,步入了自己的办公室。“每天早上9点准时出现,不需要人搀扶,和其他员工一样,真不知道她哪来的好精神。”门口保安对“莫姑娘”赞不绝口。

走进办公室,放下手袋,“莫姑娘”招呼设计师讨论完最近做的几款订单礼服的细节问题,就去车间巡场。“在中山开厂二十多年,最初在濠头,后来搬到沙溪,也有十来年了,这里有成熟的工人,也有服装生产上下游的产品,我的工人都是跟了我十几年的,他们手艺都很好。”经过车间每个卡位,“莫姑娘”对工人们各自擅长的技艺如数家珍。“这个师傅的立体剪裁技术最厉害”“那个姐姐钉珠最精细”,从针织到梳织,再到如今做出口礼服和妈妈装,她始终将品质放在了第一位。

巡场期间,“莫姑娘”的设计师助手阿捷一直陪伴,“我跟了莫姑娘近二十年,一直做出口加工,海外客户非常稳定,很多已经是第二代人在接手做了,但是他们还是信任我们的产品质量。”阿捷介绍说,2011年英国威廉王子大婚之时,许多参与婚礼的贵宾都身穿着“莫姑娘”生产的服装。

说起与中山的缘分,“莫姑娘”介绍说得益于张肇达的牵线,“二三十年前,我在美国认识他,特别欣赏他的才华,他告诉我中山有工厂可以生产服装做钉珠,我就从香港调了设计师过来,在他的工厂里开了一间设计室。后来订单多了,就自己搬出来开厂,慢慢落下了脚。”

会继续追求美并努力做得更好

工厂事务繁杂,如今都有具体的负责人在跟进,但是“莫姑娘”仍然会参与其中解决一些棘手问题。上世纪60年代“莫姑娘”的事业在香港风生水起,员工3000人,香港的明星和社会名流都是她的座上宾。然而树大招风,因为员工设计图纸被告侵权,她的工厂面临数千万港元巨额赔偿,官司缠身的她最终也宣告了破产。没车、没房,财富顷刻化为乌有,一路顺风顺水的“莫姑娘”第一次感到了人生的寒意,也让她感受到了服装设计的重要性。幸好老顾客还在,于是,在朋友的支持下她去英国重开了一家公司做服装加工东山再起。“所以我经常告诉我的员工,版权很重要,设计很重要。”2016年,做了几十年OEM的“莫姑娘”终于创建了自己的品牌,“随着中国女性对美的追求,这个市场潜力无限,我一定要打响这个品牌。”随后她又去青岛、潍坊、上海参加发布会,了解市场,为推广品牌而奔波。

完成了工厂诸多琐事,下午4点,“莫姑娘”打电话回家给保姆,说晚上有客人来拜访,她要亲自给朋友们做道拿手菜。傍晚,几位朋友来探她,落座吃饭,席间听到在杭州做服装生意的香港后生做网络直播后销售额大涨,“莫姑娘”的眼睛又开始发亮。“我想去你的工作室参观,学习怎么做网络直播,不如你教我?”“不要了,太辛苦,给别人做就好,”“不,我要跟你学!”一来一去,已经商量好前往时间。

“莫姑娘”的忘年交Grace小姐打趣她:“我们从来没把她当老人家,精力比年轻人还充沛,虽然丈夫走了,自己一个人住,但日子也过成一团火,这里成为朋友们的饭堂,儿子隔三差五地和她视频,没听过她说孤单,倒是天天想着怎么把生意做得更好。”

年逾9旬为何还要工作并且能保持这么好的状态?“我从小就贪靓,我希望每天都漂漂亮亮的,所以我做服装这一行。其实我60岁就可以退休了,但是客户不让,说我退休了,他们就找不到第二间做了,我的工人也不让我退休,说别的地方没这么好待遇。就这么一路下来,一直做到了九十多岁。工作让我有成就感,也让我保持好状态,我会一直追求美,并且努力做得更好。”对此, “莫姑娘”笑言。

首页 - http://nihonsuki.com